中新網6月11日電 據軍報記者網報道,都說高手在民間,部隊也一樣,高手在基層。5月底在內蒙古軍區司機訓練大隊採訪,就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:該大隊有4個分隊(連級編製)的分隊長、指導員都是清一色的士官。4個分隊沒有一個幹部,全靠士官主官分別帶著100來號人,行嗎?走近他們,結果令人吃驚:這些士官主官們的能力素質相當了得,且每人都有一手帶兵“絕招”。
  一分隊長姚占軍是一名入伍14年的老兵,僅在分隊長的位置上他就施展了8年,他帶的許多兵現在已經當上了連排主官。別看姚隊長入伍時學歷不高,但過人的專業技能和管理能力比任何文憑都有底氣。他對部隊所有裝備車輛的戰技術性能瞭如指掌,哪臺車出了問題,他過去聽聽聲音,便知道哪個零部件該更換了。僅憑這一點,全連上下沒一個不服的。2007年他赴利比裡亞執行維和任務8個月,期間無論晝夜連續駕駛還是惡劣環境下駕駛,從未誤過一次車、出過一次差錯。
  去年,一分隊的一名學兵入伍前在地方開過車,技術也過得去,來到隊里後自我感覺起點高,優人一等,模擬訓練心不在焉,班、排長的管理也聽不進去。一次模擬訓練課後,姚占軍直接把這名戰士叫到了訓練場,兩個人來了一次實車駕駛技能大比試。結果,姚占軍在複雜道路駕駛上給這個不知深淺的新兵狠狠上了一課。從車裡下來,新兵灰頭土臉地說了一句:“我就是再練10年也趕不上你”,自那以後變得老實謙虛了許多。
  二分隊指導員李興入伍後,從班長、區隊長一步步乾到了指導員。他是姚占軍帶過的兵。對這些整天與方向盤、離合器打交道的老兵來說,突然轉行當指導員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。
  李興還記得自己第一次上臺給戰士們搞教育的情景:講話磕磕巴巴,詞不達意。半年過去了,連隊的戰士們都說李興指導員的課深入淺出,妙語連珠,很合他們的口味。這個“修煉”的過程可絕不亞於那些駕駛“絕活”。自己寫教案,自己做多媒體課件,計算機知識欠缺,每天晚上熄燈後還要對著電腦練習各種軟件的操作與使用。任職半年來,李興已經在大隊大課上給戰士們講課3次,其中《密切內部關係,構建和諧軍營》一課被大隊評為上半年優秀教案。
  有了指導員這個平臺,李興的文藝特長也得到了充分施展和發揮。大隊每年文藝節目的編排、主持,他都是不二人選。他編排的舞蹈《槍林彈雨》和小品《特殊任務》分別獲內蒙古軍區“草原杯”文藝匯演舞蹈類2等獎和創作類2等獎。
  在四個士官分隊長中,二分隊長崔亞軍因為管理嚴、講話直、笑臉少,被大家戲稱為“黑包公”。但生活中,他卻是一個“張飛吃豆芽——粗中有細”的人。它的帶兵名言是:對戰士們付出真愛,他們才會把你當成真正的依靠。
  一次連隊晚點名,一班學兵魯子權突然肚子疼打報告上廁所。他飛快地跑到旱廁後,慌忙中一腳就踩進了茅坑裡。營門哨兵聽到呼喊聲後給分隊打電話,他帶了兩個班長趕過去,一把把魯子權從糞坑裡拉了出來。兩個班長被臭味熏得直乾嘔,崔亞軍二話不說,背起小魯就回到了分隊洗漱間,從頭到腳給他沖洗得乾乾凈凈送回了班裡。二分隊的官兵都說,別看分隊長的臉黑了點,但他卻有一顆熾熱的愛兵之心。
  三分隊長周廣建是個入伍14年的老兵,也是一個能文能武的全才。他06年初到司機訓練大隊便開始任三分隊指導員,今年又轉行當上了分隊長。10幾年來,周廣建將一門心思全撲在了工作上,兩地分居的妻子信潔一個人在老家山東梁山拉扯著3歲大的孩子。去年冬天,正帶著隊伍緊張訓練的周廣建接到了妻子從老家打來的電話,原來兒子患左側重覆腎和輸尿管狹窄,高燒不退,需要立即住院手術。當他火急火燎趕到醫院,看到無助的妻兒,頓時熱淚長流。他將妻子抱在懷裡說:“我這當丈夫的不合格,但是我選擇當兵無怨無悔!等到我脫下軍裝的那天起,我再好好補報你和孩子”。
  四分隊長王澤濤是大隊兵齡最長、資歷最老的兵。他的帶兵理念是:打鐵還需自身硬!16年來,無論是執行任務還是帶隊訓練,他始終是沖在最前面,站在最前線的那個。他在自己的日記扉頁里寫道:“當主官不僅要把口號喊響,更要放下身架做好榜樣,待人公平,做事公正,才能走進戰士們的心裡。”
  這些主官當中,還有戰士思想工作“專家”,一分隊指導員靳俊亮;軍區駕駛專業比武第一名,被譽為“草原神駒”的三分隊指導員李大勇;婚期一拖就是兩年的四分隊指導員王斌峰。提到他們,連隊的戰士們都要豎起大拇指。
  這幾年,大隊大學生學兵驟然增多,給這些學歷普遍偏低的士官帶兵人帶來了新的考驗。但他們都沒閑著,報自考、上電大,幾年下來,所有連隊主官都拿到了大專以上文憑。(記者郭建躍 特約記者劉偉 通訊員烏蘭吉報道)
  (聲明:本稿件由軍報記者網提供,如需轉載須經對方授權)  (原標題:解放軍學兵晚上掉進糞坑 分隊長救人背走洗乾凈)
創作者介紹

法式傢俱

bc00bcbco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